示例图片二

顾之川:书香社会要建立在书香校园的基础上

  日前,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推出“全民阅读·阶梯文库”丛书。据了解,这样以推动全民阅读为目的,以按年龄分级为特点的大型丛书在国内还是首套。全民阅读为什么要从娃娃抓起?分级阅读如何展开?围绕这些问题,记者采访了“全民阅读·阶梯文库”丛书总主编、浙江师范大学教授、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顾之川先生。

  中华读书报:您多年来从事语文教育研究,编写过很多中小学语文教材、教辅以及课外读物,请问这套“全民阅读·阶梯文库”与您以前主编的类似读物相比有什么不同?

  顾之川:要说不同,主要有两点:一是编选指导思想。李克强总理在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号召“推动全民阅读,构建书香社会”。国务院法制办发布的《全民阅读促进条例》要求“根据不同年龄段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状况,推广阶梯阅读”。全民阅读基础在教育,关键是中小学,书香社会要建立在书香校园的基础上,阅读兴趣和阅读习惯须“从娃娃抓起”。因此,这套书的编选是为了落实中央的指示精神,助推全民阅读,满足不同年龄段未成年读者的阅读需要。二是分级阅读理念。我国已进入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,新时代文化包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、中国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。作为教育出版工作者,我们肩负着新时代文化传承传播的神圣使命。这套丛书在内容选择、价值传播等方面都作了一些新的探索,希望通过分级阅读的形式,倡导经典阅读与有价值的阅读,强调培元固本,服务立德树人,树立文化自信。

  中华读书报:正像丛书名所显示的,这套书着眼于推动全民阅读,涵盖的读者群是0—18岁,期望读者从小养成阅读习惯。不过据我们观察,中国的青少年购书量、阅读量都还不错,而一旦成年并踏上工作岗位之后,就越来越少读书。是不是我们当前的中小学教育存在什么问题?如何能让国人上学期间养成的阅读习惯延续到成年之后?

  顾之川:与国外相比,我国成年人阅读量普遍不高,原因比较复杂。中小学教育当然也存在一些问题。但最主要的原因,我认为是我们的教育体制机制还不够健全,教师的社会地位与工资待遇不高,“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”的美好愿景还没有成为现实(特别是在农村、中西部和偏远地区),这直接导致教育的功利化、应试化倾向,学生把精力更多花在了应付考试上,阅读量没有上去,阅读的兴趣和习惯也没有养成。等到成年以后,受工作和家庭的拖累,加上浮躁风气的影响,就更没有时间和精力读书了。

  但是,我们也要看到,近年来这种情况正在改变。一方面,在有志之士的大力呼吁下,推动全民阅读,构建书香社会成为共识;另一方面,中小学教育从课程标准、教材,到教学、考试评价都在深化改革。比如,新的统编语文教材在引导阅读方面就做了不少探索。小学语文有“和大人一起读”,初中有“名著导读”,高中有“整本书阅读”,就是要引导学生从小亲近母语,热爱语文,激发阅读兴趣,培养阅读能力,养成阅读习惯。这个基础打好了,相信会影响到他们成年后仍能保持良好的阅读习惯。

  中华读书报:丛书的介绍中说,这套书借鉴了国际上流行的分级阅读理念,请问何谓分级阅读?其他国家推行分级阅读的情况如何,有什么经验值得我们借鉴?

  顾之川:这套丛书以学龄前儿童和小学、初中、高中学生为读者对象,借鉴国外分级阅读理念,根据不同年龄段读者的心智特点与认知水平编选。分级阅读是国际上比较流行的一种阅读理念。比如,法国有蓝思分级法,美国有A—Z分级法,俄罗斯有按年龄段、年龄点和就读年级分级法,澳大利亚则按书籍的限制传播分为四级(2017年7月22日《光明日报》)。我国古代也有“少不看《水浒》,老不看《三国》”之说。那么,怎样把合适的读物,在适当的时候,用适宜的方式推荐给适合的读者,不仅要求编选者具有社会责任感、理性公允心、文化担当与服务精神,也需要精准的衡文眼光与深厚的人文素养,因而一直是我国教育出版界的“老大难”问题。这套丛书就是我们对分级阅读所作的一个尝试,努力体现全民阅读理念,以培养现代公民综合素养为宗旨,为青少年打下一个“精神的底子”,系好人生的“第一粒纽扣”。

  中华读书报:能否请您介绍一下丛书的编选情况:出版社是如何找到您的?参与编选这套书的作者情况?整体框架是如何拟定的?选文标准、程序如何?

  顾之川:作为出版同行,我和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。在此之前,我曾为该社主编了一本《新编语文教育术语手册》。后来,他们就约我主编这套丛书。参与这套丛书编选的都是我国教育出版领域的行家,有专家学者,也有经验丰富的中小幼教师、园长和校长,也不乏硕士、博士等青年才俊。我们首先作了广泛深入的市场调研,分析了当前学生读物市场的主流倾向与主要特点,博采众长,又邀请教育出版领域的专家反复论证,最终形成全书的编写方案。

  丛书共分学前卷、小学卷、初中卷和高中卷,以年龄与心智特点为划分依据,体现分级阅读的阶梯层级。其中,学前卷突出亲子阅读与图画阅读,重在培养孩子对图书的亲切感,对阅读的好奇心。小学卷以儿童文学为主,辅以汉语拼音,扩大识字量,重在培养对汉语言文字的亲近感。初中卷分传统文化、科普科幻和文学,重在培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素养,激发对大千世界的联想力与想象力,以及对文学作品的理解欣赏能力。高中卷分传统文化与科普科幻,重在培养理解分析能力、独立思考能力、质疑探究以及批判性思维能力。

  为了编好这套丛书,编写团队精心策划,反复推敲,精选细编,数易其稿。编辑团队呕心沥血,倾力打造。版式设计、插图美编团队殚精竭虑,匠意经营。丛书的编写,也得到我国出版界、文学界、教育界名家如聂震宁、高洪波、江晓原等先生的大力支持和悉心指导。正是靠着集体智慧,群策群力,才有了比较满意的结果。

  中华读书报:针对不同年龄段,丛书选定的内容和采取的形式都有所不同。我印象深刻的是,丛书给予传统文化以特殊的重视,初中段、高中段都有传统文化卷,学前段和小学段,传统文化所占比重也比较大。另外初中段、高中段都有科普科幻卷,这点与一般语文性质的课外读物相比,恐怕也是一大不同。这背后,你们都有什么考虑?

  顾之川:与其他学生读物相比,这套丛书努力突出两个重点,一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二是科学精神。我们认为,多读古代优秀诗文作品,不仅有助于积累语言知识和文学文化常识,理解其思想内涵,感受汉语言文字的优美和伟大,汲取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精华,培养热爱中华优秀文化的思想感情,还有助于陶冶性情,树立文化自信。所以,这套丛书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为一条主线贯穿始终。

  编选科普科幻作品,主要有以下考虑:一是这类作品往往充满着对大自然的大胆想象,揭示了世界的无穷奥秘,中小学生好奇心强,充满着探索探究的欲望,这类作品容易引发他们的阅读兴趣。二是也符合中小学课程改革的要求。语文课程标准提出要“密切关注现代社会发展的需要,拓宽语文学习和运用的领域,注重跨学科的学习和现代科技手段的运用”“发展思维能力,学习科学的思想方法,逐步养成实事求是、崇尚真知的科学态度”“阅读科技作品,应注意领会作品中所体现的科学精神和科学思想方法”,丛书正体现了这些精神。三是从实际效果看,学生多读科普科幻作品,有利于提高科学素养,增强科学精神,激发探索科学奥秘的热情,进而培养理性思辨能力、探究能力和创新能力。